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昆鲁旺波经过多方的打探,终于在草原深处的一处湖边找到了鬼母,昆鲁旺波奉劝鬼母回到雪山上去,不要来草原祸害牧民,鬼母自然不肯听,鬼母修炼多年,法力超群,而且见这昆鲁旺波就是一个少年,而且还是只身前来,打心眼里也没把他放在眼里。
  但是她哪里知道,这昆鲁旺波修炼的是密宗的大金刚法,能破、清净、体坚、最胜、难测、难得、势力、能照、不定、主、能集、能益、庄严、无分别等十四德。
  两人无法和谈,于是便只得大打出手,这二人从湖上一直战到天上,这场战斗打了两天两夜,到了第三天,鬼母也现颓势,这时,昆鲁旺波祭出金刚杵,只见万里晴空降下花雨,天边响起仙乐,虹光和虹幕遍布十方,一道金光自天空降下,化作一道绳索,将鬼母紧紧缚住。
  鬼母一见此景,自知再在草原上斗下去,也不是昆鲁旺波的对手,于是化作一阵黑烟,挣脱绳索,跳上一面铜鼓,向着雪山深处飞去,昆鲁旺波哪里肯放过这祸害草原的鬼母,在后面是穷追不舍。
  两人又在雪山之上缠斗了一日,昆鲁旺波终于降服了鬼母,再次缚住了鬼母,并将鬼母镇压在雪山上的一座山谷之中。
  昆鲁旺波镇压掉鬼母之后,为了防止"魔众"的入侵,就在雪山之中修筑起一座坛城,邀请过去、现在、未来诸佛亲临作证,自此之后,九子鬼母便再已没有危害过草原。
  巴桑说到这里,若有所思的看着这片雪中的庙宇发呆起来。
  我道:“你的意思是说,这里居然是昆鲁旺波镇压鬼母的坛城?如果这里真的是镇压鬼母的坛城,那又为什么没有修完呢?”
  巴桑也觉得有些奇怪,道:“我也觉得纳闷,如果这里真的镇压了鬼母,又为什么会修到了象雄王国的腹地来了呢?”
  我道:“这没啥奇怪,就像风水一样,好的风水,谁都喜欢,没准佛家和苯教的都看上了这块地方了呢?”
  巴桑道:“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看这里修建的模样,和现在的坛城区别太大,最先下来我们就把他当做了寺院,想来也是废弃了很久了。”
  马柏道:“那为啥子他们会废弃呢?”
  巴桑一时半会也无法解释,摇摇头不说话。
  我思索了一下道:“是不是他们在修建这个坛城的时候,挖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我为什么有这个说法,相信在码头上听过说书人说《水浒传》时,都晓得第一回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那个故事。
  那座镇压着三十二天罡,七十二地煞的小庙,被洪太尉打开后,那一百零八个妖魔便逃出升天了。
  会不会鬼母?
  巴桑也打了个寒颤,连连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要是真放出去了,那怎么经书里面一点记载都没有,天授的唱诗人也没有唱过?”
  我道:“没准这就是一个巨大的秘密呢?”
  我突然想起进山时,利亚姆提到的那个水晶头骨的事情来,会不会和那个有关系呢?
  我对巴桑道:“你有没有听说另一个奇怪的事情?是关于一个玉石头骨的事情。”
  巴桑突然身体一震,脸色变得有些异样,我以为他要说点什么,巴桑却结结巴巴的道:“什。。什么玉石头骨,我没有听说过。”
  巴桑的这个举动,连贝恩特都已经看出了不对,不过却不知道为什么巴桑却矢口否认。
  巴桑也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忙搪塞道:“这雪山里奇怪的事情太多,我。。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
  我心道:“我他妈也没说是雪山里的头骨啊。这家伙真是愈描愈黑。”不过也不好就此点破。但是,我已经对巴桑知道这玉化的头骨的事情是深信不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