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这头巾我们都认得,这明显就是那印度锡克人的头巾,这锡克人主要分布在印度的北方,在旁遮普邦最多,他们身材高大,留胡须,包头是他们的传统。
  据传,当年穆斯林统治印度的时候,规定只有穆斯林能够包头巾,印度人不许包。勇敢自尊的锡克人为了表示抗议,号召所有的锡克男人全部必须包头巾。这种习俗沿袭下来,成为锡克人的民族习惯。
  锡克男人从出生以后,头发、胡子都不能剪,头发不能露出来被外人看到。如果要他们摘下头巾,就会被视为对他们的侮辱和挑衅。那这锡克人的头巾为什么会丢弃到了路旁呢?
  难道他们遇到了什么意外了不成?
  我们都有些忐忑,这刚从龙口脱险,大家都还是惊魂未定,草木皆兵。没成想到这刚过了不久,又碰见这么一个事情。
  我们停下来,将武器全部都检查了一遍,子弹全部上膛,整个洞内现在都安静得很,大家都心事重重。
  沿着路继续前行,突然一阵强烈的光亮出现在我们的右侧下方,刺得人眼睛生疼。
  这就已经从洞中转出来了,见到光亮,我们本来极为紧张压抑的情绪得到些许缓解。
  原来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一处山腹之处,而开口的地方,是在我们脚下,我们看了看路,只见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正好通往那里,看来并不是山体坍塌后形成的。
  我们加快了下山的脚步,越走进那处洞口,越觉得冷风强烈而刺骨,我打了个寒颤,看着大风卷着雪花正呼呼的往洞里面灌进来。
  走到洞口,外面白茫茫一片,风吹得人都已经站立不稳了。
  走出山洞,只见几条巨大的铁索正横亘在两处峭壁之间,北风呼啸,人站立尚且困难,却不知道当年那些密咒师是如何通过。
  正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古德曼德森骂了一声,我们也没懂他在骂什么,但是他手指之处,却让我们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我们的脚下的悬崖之处,还隐隐约约能看到一大片的木板,这应该是当年铺在铁索之上的。
  我俯身走到铁索之处,只见铁索处的还有几处新的刀痕,这时贝恩特等人也发现了。
  大家都想到,肯定是利亚姆和那个印度人干的好事,这他妈过河拆桥的事情,大家不免都是站在原地对着对岸破口大骂!
  等大家骂得有些累了,都颓然的坐在洞口,不知如何是好。
  这高山之上的极寒天气,手抓住这铁索,估计手就冻住了,而且铁索之间间距又很大,风又这么大,吹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我们这刚在洞口呆了这一点时间,眼睛上都已经全是冰碴了,这他妈稍不留神,下面就是万丈深渊,摔下去哪里还有命在。
  我们在洞口想了各种办法,都无功而返,毕竟我们手里装备实在有限,这铁索桥修建不知道当时用了多少的人力物力才得以建成。
  我们在进入康区时,曾今在二郎山西麓一个叫泸定的地方,看到一座横跨大渡河的铁索桥,据传说,修这座泸定桥的时候,13根巨大的铁链无法牵到对岸,用了许多方法都失败了。有一位自称噶达的藏族大力士,两腋各夹1根铁链乘船渡过西岸安装,当他运完13根铁链后,便因过于劳累不幸死去了。
  这处铁索桥,虽然没有泸定桥那么壮观,但是在这悬崖峭壁之上,横过一处铁索桥,显然也绝非易事。
  这时,风雪要稍微减弱了些,我们能够看到对面的样子了,那边同样是一处如同刀削斧砍的绝壁,中间凿出了一个约四五人宽的洞窟,洞窟边上还刻有不少图案花纹。
  碗口粗细的铁索,岩壁上还凿有许多用于固定铁索的小洞。
  我突然发现一个情况,原来当初在修建之处铁索桥之时,不知何故,那边洞口的高度要比我们这边矮了不少,所以这铁索桥看着还有点倾斜。
  我心中不免一喜,武陵山区大山之中层峦叠嶂、危岩耸立、悬崖陡峭,谷中水流湍急、汹涌澎湃。自古以来,酉水上的交通就十分不便,正所谓"岩羊无路走,猴子也发愁"。酉水之中有多处木船无法摆渡的地方,既无法架桥,又不能涉渡,我们就经常要用到一种叫做溜索的过河工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