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只见那虚空之中,漂浮着无数的大石头和一些奇形怪状的的物体,这些物体边缘画了些线条,估计代表着发着光或者触角之类,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一个宛渠人长着巨大的獠牙,穿着那件奇怪的服装,似乎正在空中飞翔一般。
  远处,几百个白狼人正拉着绳索,费力的将一艘沦波舟安放在那条峡谷之中的轨道之上。
  这沦波舟正是进入这黑暗深渊的交通工具。
  而虚空的深处,画着的就着实有些奇怪了,画着的又是一片星空图,而且按我们的说法是月绕昆仑,火归坤地的大吉星象格局。星空图的下方,画着层层迷雾,是一片有高山,有丘陵的地方,而正中间,是一条大河,像条玉带一样,绕着这些山峦起伏的群山流向远方。
  我和马柏都觉得这地方似乎非常熟悉,猛然两人同时抬头对视,这不正是我们的家乡吗!
  我们大为诧异,那也就是,在宛渠人还没有联系上玛雅人的时候,宛渠人就已经到了武陵山区??
  难道宛渠人根本就不是和葛章等秦朝溃军一起来的?而是早就已经在武陵山区来了。那他们来武陵山区干什么呢?
  武陵山区在古时候算得上是蛮荒之地,宛渠人又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而且康区和我们武陵山区,隔着千山万水,古时候交通极为不便,莫非真的那深渊深处却是我们的家乡不成?
  我怎么想也想不通。
  这时马柏指着一处道:“二娃,不对啊,你说这是不是酉水?”
  我点头道:“肯定是酉水啊,酉水的大致流向,我们都是比较清楚的,你问这个干啥子?”
  马柏皱眉道:“那为啥子。。。为啥子酉水水底好像还有些动物在走呢?”马柏指的地方似乎正是我们老家叫做两江口的地方,一直以来,水都非常深。
  我一愣,将电筒打开仔细查看,这碳灰毕竟渗进这阴文之中有限,有的地方看得不是很清楚。
  这一看,果然发现了异常。
  这酉水之中,竟然还画着不少的石头,里面依稀能够辨认出不少山羊,野牛啥子的东西在河底游荡。
  酉水没有水?
  我猛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大清朝的时候,好像是光绪三十几年,我爷爷曾今参与编撰过县志,那时编撰县志,还会到民间收集各种资料,更早的时候,武陵山区是没有县志记录的东西,不少的旧史都是数代人口口相传的,当然这些资料的真实性可能并不完全可靠,这里面就收集到了一个关于酉水断流的传说。
  酉水河,是我们土家人的母亲河。又称更始河,为沅水最大支流。据《汉书·地理志》载:"酉源山,酉水所出,南至沅陵入沅,行千二百里。"
  那个传说已经不知道年代了,只是说某年盛夏,酉水边住的人都晓得,那是酉水的汛期,江上都是不跑船的。
  但就是在这个汛期的一个普普通通的早晨,这天雾还很大,我们当地人还是依然向往常一样的生活着,但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早晨,让来到酉水边的人惊得目瞪口呆。
  酉水的水没了!而昨天,酉水还是波涛汹涌。
  酉水河相当于山里人的生命之河,现在河水突然的枯竭,让大家不免有些慌乱,这时候,各种流言蜚语都出来了。
  有好事之人说,武陵人好渔猎,不喜耕作,岸边的人无止境的捕鱼捞虾,触犯了河神把酉水给收走了,也有人说是啥子酉水里面过龙,将酉水带走了啊?啥子说法都有。
  但是酉水断流也没影响到大家跳进断流的酉水河中打捞鱼虾,捡曾今沉在河底的东西的冲动,但是就在第二天,更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第二天一大早,又有十里八乡的人跑到酉水河里来打捞,就在这时,突然只听地下传来一声巨响,犹如闷雷一般,现在正值盛夏,打雷也是正常的事情,但是哪有从地下发来的闷雷的声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