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我见罗盘和指北针没问题,也放心了,陪笑道:“估计是被向大爷说的迷魂凼吓着了吧。”
  抽过烟大家继续出发,我想着是自己把自己吓成这样,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又继续前行了一段时间,二毛在前面惊恐的喊我,我慌忙赶去,这次大家都惊吓住了,树干上赫然是我刚才的手印。
  大家这下都沉默了,我们现在一直在这老林子里面转圈不成?但是我们定的方向没有问题啊!
  我说道:“这样,我继续往前走,看是不是又转到这里来!”
  林夏道“那我陪你一起,我也看看是怎么回事。”
  于是所有人原地等待,我和林夏用指北针确定方向继续往前走。每走几米便做上标记。
  我们确定两人绝对是走的直线,小心翼翼的在浓雾中前行。过不了多久,前面竟然出现了声音,我拉起林夏加快速度跑过去,二毛他们还坐着那里,看我们从后方穿出来也是大惊失色。
  我颤声道:“难道真的是鬼打墙不成?”
  大家也没有答案,都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文教授思索了一会道”三国时诸葛孔明在鱼腹浦布下八阵图,差点困死陆逊,幸好得到诸葛亮的岳父黄承彦所救才得以摆脱困局。难道这里也是前人所布八阵图不成?”
  周二毛道:“那咋办?陆逊还能等来诸葛亮老丈人,我们还能等来谁老丈人来搭救我们一把不成?”
  我想了半天道:“要不这样,我把眼睛蒙住,这样就看不到那些脏东西了,看是不是能破这个阵法。”
  于是我让周二毛用布蒙住了我眼睛,然后让周二毛在后面跟随着我也不许说话,我一路被撞得鼻青脸肿的结果又是徒劳的回到了原地。
  一股恐慌的气氛开始在我们中间蔓延起来,有人建议原地等待雾撒去,甚至有人说要烧树林。
  我说:“这山里云遮雾罩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散去,而且还不知道这片山林有什么其他的怪异,烧树林更不可能,这种湿润的环境,现在根本烧不起来。”
  周二毛是个急性子,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我们就坐这里坐以待毙不成?”
  我也是心急如焚,耗在这里可不是办法。我站起身在四周仔细查看,只见泥泞不堪的地上除了枯叶杂草外还有许许多多白色絮状的草,我突然想起师父生前曾经说过武陵山区一种可以迷惑人心智的迷魂草来,这种草像蒲公英一样,风一吹便四散漂浮于空中,人和牲畜只要碰到通常都会出现类似鬼打墙的情况,后来用现代医学观点解释可能就是暂时性前庭器官障碍。因为前庭器官是管理头部的直线运动和方向的变化,所以我们就导致了我们一直在林子里面转圈。
  想到这里,我思索片刻立即让大家用纸团堵住耳朵,然后我还是第一个走。让所有人手拉手的前行。
  又走了几十分钟,突然前面一亮,我们已经从老林子里面穿了出来。
  大家总算松了口气,心有余悸的三三两两坐在林子边休息调整。
  林夏高兴的夸我道:“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
  我一笑而过道:“瞎猫碰上死耗子,没想到试试还真灵。”
  下了山,竟然前面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天坑,周围被大量的树林覆盖,只能隐隐看到一点峭壁的轮廓,我从林夏手中接过望远镜,爬上一颗大树想看清前面的路,但是估计这里人迹罕至,树木又过于繁茂,只能继续穿过前面一片杂草行进,还好杂草从不大,穿过来便看到了这个天坑的模样。
  天坑在地理学上叫“岩溶漏斗地貌”,武陵山区这种由流水和岩石长期作用的杰作不下几十座,但是有这么大的直径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而且坑壁四周陡峭,从上面看下去,只见一片巨大的雾海,风一吹,雾海翻腾,仿佛一锅热气蒸腾的开水一般,如此奇异的景观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