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师父估计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大限将至。这日师父突然精神好转,让我扶他起来到院里坐下,说:“我知道自己估计活不久了,幸好老子还有双慧眼,你这个细娃比老子当年还强,我到了那边也算是对老辈子些有个交待,现在这个环境,师父不求你把这行当发扬光大,至少得保证你后继有人,要一代代的传下去。”
  我哭着安慰道:“师父,你莫想多了,你身体啷个好,再活过一百年都没问题。”
  老头子哈哈一笑道:“老子生于嘉庆十八年,活了108岁,好事坏事都做得不少,杀过十几个恶人,睡过最漂亮的妹娃,也九死一生亡命天涯,到头来还能把这手艺传下去了,这辈子老子是值了,没得啥子可以遗憾的。”
  老头子叹了口气,道:“栋梁,取酒来,老子再喝一次好上路了。”
  我哭着赶紧去给师父取酒,回来时师父头已经歪在了一旁,已然驾鹤西去。我跪着师父身前,失声痛哭起来,虽然师徒时间不长,但是情深意切,一年多来,师父是倾囊相授,有问必答,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每想起那段时光,我都不免闲时间太无情,但是对于师父自己,可能他确实觉得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人早晚都有那一天,用他的话说,这辈子老子是值了。
  我给师父选了一处风水绝佳的墓穴,那天我穿上红色法袍,脚踩八卦步,合着八宝铜铃,手拿司刀,唱诵着梯玛神歌“宋姆妥”送别师父。
  自从师父去世后,我便独自开始为人做起了法事和看风水的行当,师父余威尚存,而且我也是做得越来越熟练,半年下来竟然做得小有名气起来,只是那时信众是越来越少,道士和尚还来抢生意,一月下来有时简直是入不敷出,还得靠家里接济才勉强生活下去。
  这年我家人总算把我工作联系好了,到县警察局当差,据说还是托了几层关系,最后是我哥联系上了省里一位高官,总算才候到的位置,好多人为了这个岗位争得头破血流。不过我当场一口回绝了,当日便返回了外公外婆家。我爸真是杀我的心都有了,专程跑到镇上,拎了根木棒满世界到处找我,幸好我妈悄悄托人带话让我那几天不要回家,不然免不了被痛打一顿。
  自此以后,我爸从来没再给我找过工作。不过事情有时就是这么奇怪,因为一个人的再次出现,我刚刚开始的梯玛生涯也算是做到头了,神出鬼没的周二毛又出现了。
  那日我刚刚给一家准备盖新房的人看完风水,吃罢晚饭,我便坐船返回镇上。刚一回外婆家,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竟然真是周二毛,一年多不见,这小子是长胖了一圈,梳了个时下流行的大背头,正坐在那里和我外婆拉家常,我一喜道:“二毛!”
  周二毛一听我声音,也兴奋的跳起来道:“哎呀,二娃,把你找得好惨哦,你是不是得罪你爸了,去你家差点没被你爸给轰出来。刚刚我才晓得你的情况,这不,马不停蹄的就赶来了。”
  我哈哈一笑,道:“狗日的东西,一年半了,你娃跑哪去了,再不出现,老子还以为你死了。”
  二毛也哈哈笑道:“听说你娃警察都不当,跑来跳大神来了,可以哦二娃!现在你也不用跳神了,老子们要搞点事情才行了。”
  我说:“啥子意思?”
  二毛说:“我们可以做生意了。”
  我说:“做啥子生意?”
  二毛一幅牛逼哄哄的样子道:“想做啥子生意,就做啥子生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