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随着一阵溅起的水花,悬崖下竟然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潭,侥幸捡了一条小命的我狼狈的浮出水面,在黑暗中摸索,大半天我才终于摸到了石壁,我费力的打开背包,找到另一把手电,还好随身背包是我哥那年从美国买回来的,防水的,里层的物件没有被浸湿,我翻找出手电,打开手电,才发现周二毛还在远处乱游着,我感觉呼喊周二毛,周二毛这才安静下来,黑暗中的一点灯光,让我们紧张的心稍微平静了不少。
  我们奋力向前游去,总算在深潭边发现了一处可以落脚的地方,两人搀扶着上了岸,潭水冷得刺骨,我们又很久没有进食了,周二毛打着寒颤道:“看来这盗墓也不是啥子人都能做的,这小命是说没就没了啊。”
  我边把衣服的水挤干边说道:“唉,早知道呆家里多好,偏偏来这找罪受。”
  周二毛用手电四周照了照,这里是这山里一处地下深潭,洞顶高度足足7.8丈高,上面布满了各种石钟乳,没有任何人为修整过的痕迹。
  我背起背包说:“有水就能找到路,赶紧出发吧。”
  两人复而又跳下水,在狭长的深潭中泅水前行。不料这时突然远处在手电筒的光线下出现大量粼粼波光。而且迅速向我们这边移动过来。
  我想起了伯父日志里面那些食人鱼,大惊,慌忙呼喊周二毛向石壁上爬。
  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突然我的脚上一阵剧痛,我用手一抓,几条鱼已经咬住了我的裤管,我咬紧牙关,心“咚咚”的狂跳着,使劲在石壁上找寻可以登上去的地方,总算在紧要关头,找到了一个石缝,我嘴里叼住手电,奋力的抓紧石缝,一下腾出水面,那边周二毛也已经同样跳出了水面,找到了一个可以暂时落脚的石壁,我这才能腾出一只手来,把咬住我裤管的小鱼扯了下来。
  但这也只是权宜之计,很快体力就得耗尽,水下不知道现在聚集了多少鱼群,再掉下去,估计就凶多吉少了。周二毛同样费力的靠在那边,身上还背着背包和长剑,比我情况更加糟糕。
  突然又远处又出现一声哗哗的水声,只见突然我听到脚下的鱼群惊慌的游动起来,有的还不时蹦出水面,瞬间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正在奇怪的时候,我把电筒对着远处照过去,只见远处的水面明显有一个黑影正在向这边游过来,在水下也看不清到底是个什么鱼类。
  我们贴在石壁上大气也不敢出,不一时,一条足足5米来长的大鱼从我们身前经过,向更远的黑暗中游去。
  周二毛哭丧着脸,道:“这下完了,我们他妈还不够给下面这群大鱼小鱼塞牙缝的。”
  我现在也是自顾不暇,手也变得酸软无比了,狠了狠心道:“与其在这坐以待毙,还不如赌一把,赶紧游出去。”
  周二毛道:“那装备怎么办?”
  我说:“扔了吧,背上那把剑就行了。”
  周二毛也没啥好方法,只得解开背包扔到水里,我们观察了下水面,没有什么动静,猛然纵身入水,然后开始拼命的向前游,也许刚才扔背包的水声已经引起了那条大鱼的注意,我们身后又开始出现了哗哗的水声,我们顾不得许多,只能拼命的往前冲。
  水声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一晃便离我们就10来米的距离了,我慌忙拔出手枪,对着水里一阵乱射,也不知道打中没打中大鱼,水面突然安静了下来。
  我正庆幸的时候,突然衣服一紧,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我向水里拽,我正无力的挣扎,突然一只手被抓住,使劲往水面拉扯,我一抬头发现周二毛乘我在向鱼开枪时,已经游到了我头顶上方的一个小石台上方。
  我在水里一阵乱蹬,但是鱼的力量太过于大,眼看自己已经无力挣扎时,突然周二毛抓起青铜剑使劲的向水中投射出去,鱼应该离水面很近,我感觉突然衣服一松,人一下被周二毛提出了水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