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我迫不及待的跑去后院杂物间的木箱子翻那本笔记,那个木箱子是伯父的一些旧物,伯父多年来一直未婚,很多东西就存放到了我家里,不过我从来没有触碰过那本勘探笔记,我爹娘平时几乎不对任何人说起伯父的那段经历,只是记得小时候听他们悄悄讨论过那个问题,说到那个奇怪的事情。
  如果不是我那次打开笔记,我都不知道原来这个地方就在离我们县这么近的地方。笔记下面压着一本发黄的古书,上面是些完全看不懂的蝌蚪一样的文字,我翻了翻,汉文都认不到一箩筐的我,也没看明白个所以,随便就放到了边上。
  里耶,七星山,甬道神秘的大火,枯骨,地下深潭,地下河中散落的青铜器,神秘的大鱼。每翻一点我便更增加我的一点好奇心,略去那些数据,整个事情就在我面前越来越清晰起来。
  但是一想着那么恐怖的一件事情,多人失踪,下落不明,伯父脑损伤,意识丧失,我又有点犹豫起来。我刚才的举动估计是太过激动,周二毛也跟了过来,不知我怎么了。
  我把事情大致给他说了一遍,没想到这小子一下就兴奋起来了,说道:“二娃,我看行,这简直是放在手里的一块肥肉啷,咋能白白错过呢,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去搞一次,反正这些东西放在地下也是白放起。”
  这周二娃是真上心了,这小子回去后就去县城去买装备去了,说实话,民国时候我们县城就巴掌大块地方,高端货没听说过也买不起,就买到个手电,电池,绳子,蜡烛,两把砍刀,两把小锄头,用来标记的粉笔等等,最后便是一大包的干粮。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农历戊午年也就是新历1918年拉开了我们今后探险生涯的序幕。
  那时根本没有公路,我们乘船顺水而下,好不容易到了里耶,以前经常听老人说下里耶,下里耶,是说我们在里耶的上游,到了乡上我们便开始去找李水发。
  李水发是当地袍哥大爷,不消多问,客栈伙计都知道,笑道:“大爷估计现在正在前街那个顺庆茶馆“吃讲茶”。”
  “吃讲茶”,这就不得不涉及到了一个清末民国年间西南地区最大的民间组织-袍哥。
  袍哥又称汉留,与青帮、洪门为旧中国三大民间帮会组织。在我们那个年代,武陵山区大部分成年男性都加入了该组织,“当袍哥”成了一种社会风气。有很多人后来说,袍哥就是土匪,这个太片面了,土匪中有袍哥,但是袍哥肯定不都是土匪。像我父亲这种在当地有点脸面的,不过是为了扩大人脉和寻找一种庇护加入的袍哥,他们这种就叫做“清水袍哥”,而那种职业土匪,则被叫做“浑水袍哥。”
  袍哥码头的办事场所就设在茶馆内,有些茶馆本身就是袍哥所开。袍哥大爷们在茶馆内处理一些民事纠纷,就叫做“吃讲茶”
  陈从显是外人,袍哥自然有对外人的规则,我是袍哥,走到别人的码头,自然是要按照袍哥的规矩来拜码头。我们当年把这种规矩叫摆茶碗阵。
  我们进茶馆后,找一张空桌坐下。堂倌端上来后,我也不着急喝,右手端茶,左手三指尖轻靠茶杯,做成“三把半香”之形,示意所谓“洪门出手不离三”,不吭一声坐着,表示等着什么人。
  堂倌见是外来拜码头的袍哥。问道:“汉留从何处而来?汉留从何处而去?”
  我取出自己的公片宝札道:“我找红旗大五哥说话。”
  堂倌扫了一眼道:“哥子里面请!”
  周二毛是个倥子(没加入袍哥),只能我一人前往后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