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陈从显虽说是生于武陵山区,本乡本土,但是因年少时便去了国外,现在又不在本地工作,对武陵山区早已不甚了解。
  此时一走上山路就明显感觉到了这些山里汉子的不一般,这些人比起北方人基本都矮了一个肩膀,但是挑,抬丝毫不费力,最厉害的是走山路,那是如履平地,身形矫健,挑着沉重的器材,却一会儿就把他们这些北方人甩在了身后。
  胡伯毅是平原上长大的人,加之岁数较大,走过一道山坡已经是气喘吁吁起来,悄悄的和陈从显扯笑道:“山里人这脚板可真不是盖的,这坡度少说都是40°了,真可以说是健步如飞啊!这武陵山区从古至今匪患猖獗,官兵都斗不过土匪,今日得见倒真是有几分道理。”
  陈从显慌忙打断了胡伯毅的话,这湘西很长一段时间,民匪不分,指不准这些汉子的家人就有土匪的人,而且长期的与世隔绝养成了山里人彪悍坚韧,好勇斗狠的脾性,这个时候可不能因为几句玩笑,引起当地人的反感。
  这李水发可是当地袍哥大爷,确实也不简单,拄着个拐杖,是一马当先,他明显是镇得住这些年轻细娃的。陈从显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一定要亲自前往了,没有李水发在,这些年轻细娃估计走到一半就要撂挑子了。
  七星山海拔在周围的山看来并不是最高,但是地势很奇特,山体呈一个倒斜面,村子在山的后面,两旁的高山夹住山势,向前延伸,把七星山挤在中间,而且山高林密,从天上看,根本看不出这里凹进来的山体,而下面便是河流湍急的酉水河。
  二十几个人劈山开路,一路艰难的向上攀登,中午时分终于到达了山顶,七星山看来确实如李水发所说,估计很多年都没人来过了,完全看不到一点人类活动过的迹象。
  李水发悄悄的来到陈从显身边,介绍道:“陈先生,这就是山顶了,我小的时候就听老辈子些说,这山封了啷个多年,就是这山里面住得有山精鬼怪的,听说不晓得是几辈子前我们这一带很多人上山采药打柴,后来有些人就完全失踪了,有些人就算下了山也疯癫了,有时哪家牛跑到七星山我们都不敢上山去找,偶尔有些骨头啥子的,发大水冲到酉水河里面,哎呀,有人的,有畜生的,也不晓得是被哪样妖怪吃的,造孽得很哟。”
  陈从显一直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又受过国外最好的高等教育,当然不相信什么山精鬼怪的说法,语重心长的安慰李水发道:“李兄,现在都已经是民国了,可不能有封建思想。”
  李水发咧嘴一笑,应付的道:“这个是自然,这个是自然。。。”
  *
  为了保持真实性,以下内容来自那本勘探笔记,文中的我,就是我的伯父陈从显,这里涉及的相当一部分是数据,我便做了隐去,只是对事情的经过做一个讲述:
  1915年5月23日20:21天气晴
  今天是进入龙山县里耶乡七星山山洞的第一天,这是一个很深的山洞,洞口位于山顶的一处绝壁上,我们是靠着老乡们把我们和器材拴在罗兜里面从山顶放下来的。
  湘西地区丰富的降水量和新构造运动的耦合造成了这里“无山不动,无动不奇”的特有景色,这种缓倾角的岩石层形成的洞穴,稳定性相当好,从今天的勘探结果看,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洞穴,而应该有3-4层洞穴。水平通道形态结构和规模虽然千差万别,但大都具有昔日地下河或潜流洞的性质,如果估计正确,这里应该是是一座多洞口,水旱并存的复杂洞穴系统,具有较为明显的层楼状,各层洞穴之间均有竖井或高倾角斜洞相连,且各层次的洞穴与地表河流不同等级阶地可进行对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