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不是,我真是这本书的主角吗?上一张我就出场了个名字啊喂!”
  ——by顾昀泽
  就在路明非锻炼了整好一个月的时候,一件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路鸣泽主动说要跟路明非一起锻炼,这下子路明非倒有点蒙了,不知道自己这个肥佬表弟磕了什么药,突然就转了性。
  路鸣泽的理由说起来倒也简单,其实就是被路明非刺激了。
  一个月的锻炼,让路明非看起来强壮了不少,也自信了不少。这些变化路鸣泽都看在眼里。
  摸着肚子上的肥肉,路鸣泽在这个他不怎么待见的表哥身上,发现了一个他一直都没有,但又一直都渴望的东西——毅力。
  婶婶嫉妒乔薇尼,所以一直以来,她都在有意无意间给自己的儿子灌输着“输给谁都不能输给乔薇尼的儿子”这种思想。
  从小到大,路鸣泽第一次觉得自己输给路明非了,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膈应,所以他要证明,证明自己无论是哪,都比路明非强。
  ……
  人行道上,路鸣泽喘着粗气远远地吊在路明非后面,路明非不紧不慢地跑着,时不时回头,看看路鸣泽,觉得他那副狼狈相实在是大快人心。
  路明非选择跑慢点,等等路鸣泽,因为他想多看看这个死肥仔上气不接下气的狼狈样子。
  平时的路鸣泽早坐地上了,但今天跑在前面路明非让他憋了口气,愣是撑了下来。
  八公里,这是他们今天跑的距离,拜路鸣泽所赐,他们用了一个多小时,但看着死狗一样的路鸣泽,路明非觉得很舒心。
  心情大好的路明非朝着路鸣泽笑了笑,鼓励了一句:“跑了八公里,挺厉害的,以后加油啊。”
  你多坚持两天,我多看两天好戏。
  “那……那……那是……”路鸣泽双腿打着摆子,喘着粗气回到。
  跑完的那一刻,他突然有种巨大的满足感,心情甚好之下连带着看路明非都顺眼了不少,也勉强给了他一个笑容。
  正如路鸣泽当初觉得路明非只能坚持几天一样,路明非也这么看路鸣泽。
  但路鸣泽也坚持住了,大半个月的功夫,进步……不大,该喘还是喘,肥肉只下去了一点,倒是脸色红润了些。
  今天两人刚跑完步停下来……
  “呼……呼……呼……”
  “给。”
  路明非递给路鸣泽一瓶矿泉水,路鸣泽昨天晚上给了他五块钱,让他跑完之后买两瓶矿泉水,他俩一人一瓶,至于为啥他不去自己买……
  刚跑完喘的太厉害不方便说话╮(╯▽╰)╭
  “吨吨吨吨……”
  路鸣泽接过矿泉水一口闷了半瓶,结果因为因为大喘气的时候喝水,憋气时间长了点,又开始更急促的喘起气来。
  路明非在旁看的发笑。
  路鸣泽好不容易喘匀了气,突然把头转向了路明非,默默地看了他一会儿。
  路明非心里戈登了一声,暗道我脸上的嘲讽难道很明显吗?
  “你这身体素质还挺厉害的,牛逼。”
  没成想路鸣泽竟然突然冒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噢……噢……,没什么,你也挺有毅力的,继续加油啊。”
  “嗯。”
  路鸣泽点点头,没再说话。
  路明非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气氛逐渐尴尬起来。
  “回去吧。”
  “咱们回去吧。”
  “……”
  “……”
  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两人一前一后回了家。
  ……
  路明非、路鸣泽和叔叔婶婶坐在餐桌上,今天周日,这一家子人干脆早饭午饭一起吃,桌子上放着白米饭,炒蘑菇,拌黄瓜,还有一盘刚热过的、昨天晚饭剩下的红烧肉。
  婶婶最近看路明非挺顺眼的,因为他勾着路鸣泽一起锻炼去了。
  他俩在外面一个钟头的时间跑没跑步婶婶不清楚,但他俩在家里在家里俯卧撑和仰卧起坐婶婶都是看在眼里的。
  要是路明非干点什么别的事,那她肯定是要批上一批的,但带动路鸣泽锻炼这事,她要是还阻止那不就太傻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