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邓红兵在后面招呼着两个开车送他们回来汽运厂工人进堂屋喝口热水。邓红兵的爹娘和小弟也已经下地回来了,听见院子里的声音赶紧出来。
  邓老爹和邓母见准儿媳和儿子都回来了,赶紧问道:“怎么样?亲家怎么样?啥时候能回来?”
  晚霞回答到:“叔,婶儿,我阿爹情况不是太好,我来接小妹一起上医院看看阿爹。”
  邓老爹听说情况不好,急了,刚想问什么,就被邓红兵打断了:“爹,先让晚霞进去给我小姨子收拾收拾,岳父那边的情况我来和你们说吧。”两人前几天已经在村里开好了介绍信,就等着过些日子领结婚证,然后定时间办酒,所以称呼那些,也都按照一家人来了。
  邓老爹点头,赶紧用袖子扫了扫堂屋里条形板凳上不存在的灰,对跟着邓红兵一起进来的工人同志说道:“来来来,两位同志辛苦了,快来坐着休息会儿。”然后转头对邓母说:“老婆子,快,快去厨房让花儿烧开水,冲两碗糖水来招呼客人。”
  邓母也反应过来了,点头说道:“唉,唉,这就去。”这个年代,能穿统一的工作服,开大货车的工人,俗称铁饭碗,是非常受人尊重的,这汽运厂的同志能上自己家门儿,那说出去多荣幸啊,可得好好招呼着。
  见到老百姓的热情,两位工人也高兴,连忙说道:“邓老爹,咱们不喝糖水,就两碗凉水就行了。”
  邓老爹也不坚持,笑着对厨房的方向喊着:“老婆子,端热水来就行了!”他也是男人,男人肯定是不喜欢那甜腻腻糖水的。
  晚霞把晚柠带回暂住的房间,又掀开布帘子出来了,对堂屋里的人点点头,然后对邓老爹说:“叔,我去烧点热水给晚柠擦把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