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直到三人彻底消失,一旁的贞德和天草依旧无法管理好自己脸上的表情。
  
  虽说早就知道双方实力差距不小,阿斯托尔福他们几个也只是些二三流的英灵,以琉夏为对手肯定不可能获胜,但好歹他们每个都有一两划的令咒支援,居然还是这么简单就被干掉了?
  
  而且还是一秒三杀?
  
  差距真的大到了这种地步吗?
  
  “呼——”
  
  紧接着,直到三人尽数身亡之后,大片大片的毒雾才随之浮现在这片空间之中,将大半个王之间的空间和空气本身都化为了剧毒。
  
  “呛啷啷——!”
  
  随即,数道魔法阵在塞米拉米斯的四周展开,从中探出了数条紫色的透明锁链,向着琉夏的方向捆缚而来。
  
  那是塞米拉米斯的第二宝具,也是她自身真正拥有的宝具。
  
  【骄慢王之美酒】。
  
  能够让空间和魔术本身都携带上毒的属性,只要位于其中就会沾染上毒性,哪怕被塞米拉米斯的锁链触碰到,同样会被毒性入侵体内,那是因为她的魔术本身就已经变成了毒。
  
  甚至于,如果对作为使魔的从者下毒的话,还能够通过使魔与主人之间的因果线,将毒性蔓延到主人那边,将御主给杀死,可谓是相当霸道的宝具。
  
  “轰!”
  
  将阿斯托尔福三人击杀之后,琉夏脚下动作丝毫不停。
  
  在大气的涌动之下,他的身影犹如海市蜃楼般逐渐消失,整个人带出了一片片的残像,向着塞米拉米斯的方向冲了过去。
  
  在紫色毒雾和锁链扑面而来的刹那,他舞动着赫刀,在刹那间挥出了数道的剑气,精准的命中了扑过来的几道锁链和毒雾本身。
  
  下一瞬间,这些锁链和毒雾立刻寸寸碎裂,被剑气势如破竹般击碎,让被毒雾覆盖的大半个王之间顿时为之一清。
  
  诚然,在令咒的加持之下,不管是阿斯托尔福的魔笛还是弗兰肯斯坦的雷树,乃至是塞米拉米斯的毒雾,威力都有了倍数般的增幅。
  
  但可惜,威力的强大与否,在直死魔眼的面前根本不重要。
  
  只要无法将自身的死线隐藏起来,在这双神域魔眼的眼中,就只是随手可以宰杀的羔羊而已,大小、体形如何,根本无关紧要。
  
  “唔……!”
  
  自身宝具被一刀击碎,塞米拉米斯闷哼一声,脸上的神色终于有了变化。
  
  太破格了!
  
  这样的从者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圣杯战争之中,他的存在本身就是对游戏规则的破坏,只要他还存在一天,这个游戏就永远不可能公平的玩下去!
  
  “御主,快点逃离这里!”
  
  她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焦虑,一挥手,在空中庭园已经所剩不多的力量加持之下,在天草四郎的面前开了一道由古文字组成的紫色魔法阵。
  
  “塞米拉米斯……!”
  
  天草四郎咬了咬牙,目光复杂的看了塞米拉米斯一眼,随即毫不犹豫的抬脚,打算走入那座魔法阵之中。
  
  那毫无疑问是空间转移的魔法阵,只要天草四郎逃离这里的话,至少他本人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然而——
  
  “咔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