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轰然巨响之下,琉夏的身影出现在了在场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他的身上一如既往的一尘不染,仿佛从来没有沾染任何的烦恼一般,有种别样的存在感和压迫力。
  
  王之间中,众人的交战不知不觉间已经停止了下来,目光纷纷放到了他的身上。
  
  “Saber……刚才的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吗?”
  
  万籁俱寂之中,天草四郎的视线紧紧的锁定在了琉夏的身上,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笑容,有的只是火山即将爆发般的怒火。
  
  “没错。”
  
  琉夏抬起脚,一步一步走入了这王之间中,在在场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神色漠然的开口道:“刚才的确是我的手笔,大圣杯是被我抢走的,空中庭园也是被我毁掉的。”
  
  “而接下来,我就要将你们红方全员在这里消灭。”
  
  王之间内,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面面相觑之下,不由得有些把握不准现场的状况了。
  
  大圣杯又被黑方抢回去这件事,倒是能够理解,但是现在的红方好歹拥有五名从者级战力,只凭借一骑从者之身,真的能做到那种事吗?
  
  “你这家伙,背叛了御主吗!”
  
  塞米拉米斯直视着琉夏,双眼中满是肃杀的意味,因为庭园被摧毁的缘故,她对琉夏的杀意几乎毫不掩饰。
  
  “别说傻话了。”
  
  琉夏嗤声道:“我从一开始就不对任何人效忠,我只会为了我自己的愿望而行动,再者说,我也从来没有说过一定会为你们所用吧?”
  
  这么说着的同时,琉夏令八房出现在手中,将其举起之后,不远处正在和两条神鱼缠斗的魔兽,三头魔犬和奇美拉,便纷纷退入了身后显现而出的异空间中。
  
  塞米拉米斯脸色一黑,天草四郎也随之面色一紧。
  
  最不幸的猜测应验了。
  
  这个黑之Saber从一开始就只是为了夺回大圣杯,才同意加入红方的,之前的举动不过是让他们放松警惕的骗局。
  
  恐怕在提出要去杀弗拉德三世的时候,他就已经着手现在的计划了,而他们明明有所警惕,但偏偏丝毫没有察觉到,让他得逞了。
  
  “看样子,已经没有后路了。”
  
  天草四郎深深吸了口气,随即立刻瞪大双眼,脸上的神色顿时因为执念被断绝而变得狰狞而起。
  
  “那么,以全部的三划令咒下令!Saber,在此自杀吧!不许挣扎!不容反抗!”
  
  话音刚落,连续三道令咒的魔力便从天草四郎的身上辐射而开,向着琉夏的方向缠绕过来。
  
  对魔力不足A的从者,连一划令咒都无法抵抗,哪怕对魔力达到了A,在两划令咒的效力之下也只能服从。
  
  除非对魔力达到了破格的EX级,否则根本挡不住三划令咒一起使用的效果。
  
  “休想!”
  
  贞德不知何时已经后退到了琉夏的身旁,见状连忙打算使用自己身上的令咒。
  
  虽然只有两划,但也可以和天草四郎的两划令咒抵消掉,只剩下最后一划的令咒,以A级的对魔力完全可以扛下来。
  
  “无妨。”
  
  没等贞德使用令咒,琉夏就已经主动上前,将手中的赫刀高举而起。
  
  “锵——!”
  
  在一道闪亮的刀光之下,就仿佛是将魔力本身给杀死了一般,袭来的令咒魔力顿时如同烟雾般散去,没有展现出丝毫的用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