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为了防止犯人逃跑,监牢设计了一条严密的监控系统,一旦触碰,致命毒气将第一时间释放出来,白疯子亲自试验过,以他的实力,如果不能在60秒之内得到解药,也得死亡。
  至于所谓的人权,犯人有人权吗?
  监牢长期处于空置状态,绝大部分的犯人坐牢期限是3天,这主要是平安大军忙着对付丧尸没时间审判,要不然都不用三天,几个小时就有了结论。投降者生,顽抗者死,直接枪毙。
  粮食是很宝贵的,谁愿意粮食浪费在犯人身上。
  不过,也有列外,比如落尘头陀。大雷音寺是不折不扣的庞然大物,知道落尘头陀被抓了,光头来见大师,魔女红婵,笑笑姑娘先后来劝,希望刘危安放人,大雷音寺虽然是出家人,但是护短。
  “大雷音寺的弟子,即使犯戒了,也只能由大雷音寺的戒律院处罚,其他人都不行。”太初三娃虽然没有劝,但是意思也是偏向放人,没必要为了一个落尘头陀得罪了整个大雷音寺。
  以大象为首的进化者却不吃这一套。
  “敢杀总督大人,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大雷音寺也不列外,现在是末日,不是大雷音寺说了算。”葡萄叫嚣着。
  “不长点教训,以后谁都敢对总督大人出手。”藤蔓人道。
  “如果就这样放了落尘头陀,影响不好。”王操之也赶来了黑月省,黑月省已经拿下,军事化的学校,也差不多可以着手建立了。
  王操之说的委婉,却让其他打算劝阻的人一惊,是啊,他们只想着大雷音寺的压力,却没想到这件事对平安大军的影响,如果让世人得出了一个平安大军惧怕隐世门派的印象,以后平安大军见到隐世门派都会敌人一等了。
  林中虎看了王操之一眼,不愧为搞教育的,花花肠子就是比别人绕的多一点。
  “给大雷音寺的信就由你来回。”刘危安当做所有人的面,把大雷音寺的信笺撕成粉碎,丢入垃圾篓里。
  “我不会写字!”大象大急,让他去打架,哪怕伤势刚刚痊愈,他也二话不说,但是让他写字,那可是为难他了。
  “这是任务!”刘危安才不管他会不会写字呢,大象的脑袋顿时耸下去了。
  “散会!”刘危安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刘危安来到监牢第三层,这是级别最高的监牢,也是监控最严密的监牢,目前享受这个待遇的只有一人,落尘头陀。
  监牢的条件说不上好,但是有一点,干净,一尘不染。落尘头陀有床不睡,盘膝坐在光滑的玻璃上,双手合十,在打坐。
  隔着玻璃,刘危安坐在落尘头陀面前。
  足足过去半个小时,落尘头陀念完了一段佛经,才睁开眼睛,双目没了精芒,但是依旧明亮有神,微微一笑:“刘施主!”
  “你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你失去了武功。”刘危安平静地看着他,他很记得他被泣血之咒折磨的时候,功力尽失,他表面镇定,实际上内心是彷徨的。这这个乱世,在这个末日,没了武功就是废人。不要说保护他人,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他绝望过,迷茫过,那是一种局外人体会不了的情绪。
  “我是佛门子弟。”落尘头陀道。
  “你这样说,说明大雷音寺有某种可以恢复你功力的办法,所以你才不着急。”刘危安道。
  “刘施主喜欢如何猜测便如何猜测好了。”落尘头陀道。
  “你偷袭我三次,用三种武功赎罪,我便放了你。”刘危安道。
  “戒律院还是罗汉堂写信给刘施主了?”落尘头陀问。
  “戒律院!”刘危安眉头蹙了一下,但是很快又舒展开来。
  “刘施主要小心了,戒律院做派古板,而且十分顽固,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落尘头陀提醒。
  “多谢!”刘危安打了一个手势,一个战士进来,手里提着一只小丧尸,活的,虽然被控制住了,依然一抖一抖的挣扎,嘶哑咧嘴,十分凶残。
  “刘施主想让丧尸吃我的肉吗?”落尘头陀问。
  “放进去!”刘危安用事实回答。
  “是!”战士把丧尸松绑,丢进了监牢里面。丧尸立刻扑向落尘头陀,落尘头陀此刻和普通人一般,根本躲不开,一下就被扑到了,勉强避开了脖子,一阵剧痛从肩膀上传来。
  咔嚓——
  肩膀上少了一块肉,骨头也被啃掉了一小块。丧尸吃东西可不像人类那么斯文。它们是大口大口的啃,让食物充斥口腔的每一丝空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