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一片死寂。
  齐乐人死死地盯着那个鬼魂,鬼魂同样凝视着他,面无表情。
  那应当是一个老妇人,朦胧的白光中,她的面目是模糊的,但是那种阴冷的感觉从它半透明的身体中渗出,空洞没有瞳孔的白眼“看着”他,令人毛骨悚然地看着他。
  没有动。
  齐乐人后退了一步,它依旧没有动。
  寂静之中只有他越来越快的心跳冲撞着耳膜,咚咚作响。
  齐乐人开始缓慢地向旁边移动,避开鬼魂的凝视,鬼魂安静地坐在铁椅上,然后随着他的移动,慢慢地,慢慢地扭过了头,约到九十度的时候,它的头停了下来,不再转动。
  齐乐人的脚步越来越快,一直绕到鬼魂的身后,然后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鬼魂突然用力拧动了脖子,无声无息地看向自己背后的齐乐人,整整一百八十度!它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将整个脸转了过来,看着齐乐人,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齐乐人倒吸一口凉气,后退了一步,鬼魂缓缓站起身来,背朝着他,脸也朝着他,就这样以一个扭曲的姿势,一步一步地向他走来。
  怎么办,怎么办?输液大厅完全是锁死的,除非……
  齐乐人的眼神四处乱飘,想找个物件打破玻璃门,就在此时,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了一阵尖叫声,然后是急促的奔跑声:“不要杀我,不要……你到底是谁!我根本不认识你!我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我?!”
  玻璃门被狠狠撞击了一下,似乎有人一头撞在了门上,齐乐人快步跑入服务台内,躲在了服务台下的空间中。
  狭小的空间带给人安全感,可隔绝不了不远处残忍的虐杀,玻璃门外的男人涕泪横流的挣扎求饶没有打动凶手,令人牙酸的电锯声吱吱作响,电锯切入肉中的声音沉闷而血腥,尖叫声变得凄厉,声嘶力竭的叫喊后,有什么重物倒在了地上,玻璃门被撞得咣咣作响,好似有人用尽力气挣扎着想往里面爬,电锯声停止了,寂静的空间里只有细微的□□声,逐渐微弱了下来,终于无声无息。
  就在门外,有人用电锯杀人了。
  这个认知甚至比不远处的鬼魂更恐怖,齐乐人几乎可以想象得到电锯是怎么切入人体,将人肢解,血花四溅中,凶手又是如何冷酷地看着这一切,看着受害者在地上咽气。
  “没用的东西。”
  低沉的男声在门外响起,有人推了推输液大厅的门,发现上了锁,于是脚步声远去了。
  齐乐人浑身都在抖,心跳却逐渐平缓了下来,那个杀人狂已经走了,他安全了……
  “咣当”一声,玻璃门被猛地砸碎,齐乐人浑身一激灵——那个杀人狂根本没有走!他只是去找能够砸开玻璃门的东西了!
  玻璃哗啦啦地碎了一地,那个人走进了输液大厅。
  这一刻齐乐人的呼吸都停了,空气中每一丝声响都像是在催命一般,他浑身僵硬,一动不动地蜷缩在服务台下的空间中,就在不到三米远的地方,杀人狂提着电锯走来,最近的时候两人甚至只相隔了一层薄薄的木板,然后脚步声停住了。
  吱——电锯启动了。
  不可能!他不可能发现我在这里!他怎么可能知道我在这里!
  齐乐人几乎要晕厥过去,手无寸铁的他怎么可能拼得过一个冷血的杀人狂?!盘旋在头顶的电锯声响亮刺耳,只要他轻轻往下一锯,就能将他当场杀死!
  跑,还是在这里等死?齐乐人强迫自己因为恐惧而无法思考的大脑运转起来,大门距离这里不到三米,而且已经被砸开了,如果他现在窜出来逃跑,有多少可能逃走?
  “死老太婆,滚开!”
  男人低喝了一声,电锯吱吱响着在空中挥舞,一阵尖细得不似人类的尖叫传来,电锯上的鲜血被甩得到处都是,有几滴溅在了服务台内侧的墙壁上,蜿蜒滑落成几道暗红的狰狞血迹,正好落入齐乐人眼中,这应当是刚才惨死在门外的男人的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